<thead id="94qk0"><option id="94qk0"></option></thead>
         
        通行證: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2917
         
        四次中日戰爭
        ----集日本戰國之精銳,尚不敵衰落之明廷    
        次回 明萬歷援朝戰爭
            明援朝抗日之戰是明朝萬歷時中朝人民抗擊日本侵略的戰爭。起于1592年(朝鮮宣祖二十五年,明萬歷二十年,日本文祿元年)至1598年結束。1592年是朝鮮壬辰年,朝鮮史家因此稱此役為壬辰衛國戰爭,中國稱萬歷朝鮮之役,日本則叫文祿、慶長之役(日本在慶長2年發動了第二次戰爭)。

            有明一代,中朝兩國一直友好相處,使臣往來頻繁。當時,中國向朝鮮輸出絹、布、藥材等物品,還特別允許朝鮮購買明朝嚴禁販賣的硝黃、火藥和牛角。朝鮮則向中國輸出耕牛、馬匹、紙張和苧布。政治上的友好關系和經濟上的相互援助,促進了兩國間的文化交流。朝鮮在中國活字印刷術的彩響下,于15世紀初首先創造了銅活字印刷術,這一技術后來傳到中國。

            16世紀80年代,在日本列島,中部尾張國織田信長被刺死,部下大將豐臣秀吉(1536-1598年)繼續其統一事業,進行了四次大規模的戰爭,基本結束了戰國林立的局面,使戰國以來延續百年的分裂局面重獲一統。豐臣秀吉以武力統一全國后,執掌了整個日本的軍政大權,為了滿足國內封建主和商人貪財牟利的欲望以及他自己驟然膨脹的野心,便開始了對外擴張。他乘朝鮮李氏王朝耽于黨爭內訌,朝綱紊亂,決定通過武力征服朝鮮入侵中國,進而稱霸東亞,使三國歸于一統。

          日本侵朝,古已有之,早在公元四世紀,大和政權就在朝鮮半島的任那地區建立了殖民地,甚至倭五王時期還曾先后向當時中國南北朝的宋遣使,要求封為朝鮮和日本的總督。日本在朝鮮的勢力時進時退,最盛時曾一度打到平壤附近。而且就地理位置而言,日本孤懸海外,要向大陸發展,唯有從朝鮮一途。所以豐臣秀吉侵略朝鮮,固有其野心的關系,但傳統的因素也不小。早在征討毛利的時候,秀吉就寫信給信長說待到大軍平定本州后就要進發九州,然后圖朝鮮以窺大明。在征服高野寺以后,在給一柳末安的信中也說“日本國之事自不待言,尚欲號令唐國。”甚至他還曾委托傳教士購買兩艘歐洲戰艦。1590年在寫給朝鮮李王的信中更為露骨地地表示“予入大明之日,將士卒臨軍營,則彌可修鄰盟也,予無愿也,只顯佳名于三國。”

           當時,朝鮮處于李氏王朝時期,政治上確已十分腐敗,官僚營私舞弊,特別是統治階級內部的黨派之爭,即一派是世襲的官僚貴族,稱為勛舊派;另一派是地方中小地主出身的受過書院教育的新官僚,稱為士林派。兩派各自結黨爭權,互相傾軋,一大批人被殺戳流放,政變不斷,弄得民不聊生,國力大衰。整個朝鮮武備松弛,統治者重文輕武,“人不知兵二百余年”,全國300多郡縣大多數沒有城防。這恰好給日本提供了一個極好的侵略機會。

            1591年在征服了奧羽的諸大名后,秀吉就著手準備開戰。雖然黑田如水考慮到國內的形勢,反對征朝。但此時的秀吉醉心于“顯佳名于三國”的美夢,結果如水的提案遭到無視,征朝的計劃還是啟動了。他首先在肥前修筑了名護屋城,作為侵朝日軍的總指揮部,由他親自坐鎮。然后他把關白之職交給了那個日后的殺生關白秀次以備不測。在將領和軍隊的配備方面,秀吉共調動了五十萬人,其中三十萬用于作戰,十五萬人是先遣隊。先遣隊分為八個軍,宇喜多秀家為總司令官,小西行長率第一軍,加藤清正率第二軍,黑田長政率第三軍,同時還有九鬼嘉隆的四萬水軍和七百艘艦船。另外還有德川家康、前田利家、上衫景勝、蒲生氏鄉、伊達正宗統帥的十萬人馬駐在名護屋做為預備隊。一時間是“群賢畢至,少長咸集”,可以說是日本當時的最豪華陣容。而在戰略上,日軍采用的是德川家康的提案,確定了“陸海并進”、“以強凌弱”、“速戰速決”的戰法;以水軍保證陸軍的戰略物資供應,陸軍分三路齊頭并進,一舉占領朝鮮。在一切工作準備就緒后,豐臣秀吉借口朝鮮拒絕攻明,于1592年4月正式開始了侵略朝鮮的戰爭。

            日軍以小西行長、加藤清正為先鋒,統率十多萬軍隊,上千艘戰船,偷渡對馬海峽,第一批部隊(1.8萬人)分乘350艘艦船,于1592年5月25日在釜山登陸。數量不多的釜山守軍和居民進行了頑強的抵抗,但因眾寡懸殊,城市終為日本人攻占。小西行長首先在釜山登陸成功后,在南部沿海登陸的由加藤清正率領的第二批部隊(2.2萬人)經慶州、熊川和新寧數城向北推進。幾乎與此同時,第三批部隊(1.1萬人)在洛東江口登陸,占領了清元城,并向春川山口推進。在這幾批部隊登陸之后,日本將主力(8萬人)和其余艦隊全都調往朝鮮。

            此時慶尚道的朝鮮水軍則徹底被九鬼嘉隆所敗,右水使元均竟自焚船艦,根本無法配合陸軍阻止敵人登陸。結果小西行長輕而易舉地拿下了東萊城。然后整個先遣隊按照計劃分成三路:小西行長猛進密陽,直指忠州;加藤清正則攻打彥陽、蔚山,企圖在忠州同小西行長會師,進而直逼京城(漢城)。黑田長政則越過秋風嶺北上,以策應友軍。于此同時,日軍水軍則攻占了慶尚、全羅、忠清等道的沿岸地區。

           對此朝鮮大驚失色,但是朝鮮封建統治集團由于朋黨之爭,對侵略者無力組織抵抗。數量不多的政府軍接連失利。日本人擊潰了朝鮮的一支8000人的部隊的抗擊,奪取了全寧山口。此時小西行長和加藤清正已經會師,以大軍團開始強攻忠州,日軍嫻熟的攻城技巧令朝軍防不勝防,第二天就被攻破了城池,忠州一失,漢城(京城)實際上已經沒有防御力了。日軍迅速逼近漢城(京城)。朝鮮有些地方官吏棄地而逃,國王李昖驚慌失措,倉皇放棄首都,先奔平壤,繼而逃往鴨綠江邊的義州。7月初,日本人兵不血刃占領王京(漢城),此時距日軍登陸僅僅過了二十天。

            同日本陸軍的接連勝利相反,日本水軍卻是連連受挫,因為他們所面對的是全羅道的水軍節度使李舜臣。此人弓馬嫻熟,精通兵法,尤其水戰方面更是不世出的天才。4月20日,他就調動全道的水軍趕往慶尚道去重新編組被擊潰了的慶尚水軍。根據敵強我弱的形勢出海做游擊戰,以便尋找有利時機。5月7日,在玉埔海面突然襲擊了停泊在這的日軍50艘艦艇,共擊沉了26艘,其后在追擊到永登浦時又破壞了5艘。緊接著李舜臣第二天在赤珍浦偷襲了日軍的補給船隊,又擊沉13艘。而朝鮮水軍方面卻僅僅一人輕傷而已,這種戰果令戎馬一生的秀吉也無話可說。朝鮮水軍的巨大勝利,打亂了日本侵略者水陸并進的作戰計劃,陸軍的補給開始出現危機。

            日本入侵前,朝鮮水軍共有4支獨立艦隊,其中有兩支在戰爭剛一開始就損失了。只有李舜臣統轄的有85艘戰艦的艦隊,在陸軍的支援下抗擊日本艦隊,李舜臣長于戰略,吸取朝鮮水軍的傳統經驗,在舊有戰艦的基礎上,發明了“龜船”戰艦。龜船外包鐵板,不易被重炮擊傷;周身插滿錐刀,使敵人不敢攀登上船。倉內備置火炮,可以隨時射擊,噴出火焰。龜船形制輕巧,行動敏捷,可以出入敵艦陣內,在打擊日軍的海戰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5月29日,李舜臣的艦隊開到泅川附近的露梁海面,遇到了龜井茲矩率領的12艘日艦。龜井因為懼怕李舜臣的威名,棄船登山,在陸地上擺開半月長蛇陣。適逢退潮,對朝鮮水軍不利。于是朝鮮水軍假裝撤退,等到日軍前來追討之際,突然全艦隊反轉,以龜船強大的火力一舉殲滅大部分敵軍。之后艦隊繼續向東前進,于6月2日在唐浦港追上了正在劫掠發泄的龜井茲矩。李舜臣借龜船的高機動力先行擊沉龜井的指揮艦,然后向敵人兩翼包抄,從四面攻擊已經失去指揮的日水軍。是役龜井戰死,21艘樓船被滅。隨后6月5日和6月7日又連破日軍的補給艦隊。至此秀吉的主力艦隊·黑島艦隊被催毀,制海權完全掌握在了朝鮮手中。

            而此時的日本陸軍在占領漢城以后兵分兩路,繼續向西北和東北進攻,小西行長過開城向平安道進發,加藤清正攻打咸鏡道。在臨津江一帶遇到朝鮮軍隊的堅固防御而受阻。日軍使出軍事計謀,佯裝撤退,將朝鮮軍誘出工事,接著進行反沖擊將其擊敗。日軍占領了開城和平壤。到此距日軍釜山登陸不到兩個月,就已經控制了除平壤以北,全羅道沿海外的全部朝鮮半島。朝鮮國土大部分淪喪。

            日軍所到之處,焚燒劫掠,僅晉州一地,軍民被屠殺者6萬人。朝鮮人民在非占領區普遍組織了人民義勇軍--“義兵”(“正義之師”),開展了游擊戰爭;突襲敵人的要塞和兵營,特別是在夜間,隱蔽潛入敵宿營地進行騷擾;進行防御戰斗;燒毀糧秣倉庫和破壞敵人的交通線。在圍攻要塞和城市時,朝鮮人組織了特別突擊隊,并使用了“飛擊震天雷”,以殺傷敵有生力量。為援助被日本圍困在要塞里的守衛部隊,朝鮮人經常對敵人的后方進行出其不意的引誘性突擊,阻擊敵軍。

            朝鮮國王李昖在愛國朝臣和軍民抗倭熱潮的推動下,遣使向明朝告急,要求出兵援助。明朝廷認為“倭寇之圖朝鮮,意實在中國,而我兵之救朝鮮實所以保中國”。如若再縱容日本侵吞朝鮮,那后果不堪設想。故決定援朝抗倭。同年(1592年)七月,明朝派先鋒戴朝棄、史儒率兵20000出征,副總兵祖承訓、游擊王守官帶大部隊繼后進入朝鮮。

          為了及時補給陸軍給養,九鬼嘉隆又派出了三路艦隊侵朝,同李舜臣艦隊在閑山島前展開決戰。閑山島水深,利于朝軍,一開始朝軍就利用小規模攻勢誘使日軍進入包圍圈中,待日軍全部進入后,隱藏在閑山島北的朝軍主力立刻擺開了鶴翼陣,同時從正面和側面擊潰了日軍。擊破了59艘敵艦、數千日軍,史稱閑山島大捷。這是被寫入馬漢《海權論》里的著名戰例。之后李舜臣又在安骨浦完全消滅敵殘余部隊。

          受此役鼓舞,7月17日拂曉,中日兩國軍隊終于開始發生沖突。祖承訓認為日軍“蠻夷野人,安能于天朝大軍抗衡哉?”,輕率地調動全部兵力進攻平壤。當時連續降雨,道路泥濘,以騎兵為主的明兵很難施展威力。當沖入好象是空城的平壤時,立刻遭到了小西行長部的伏擊。日軍的火銃隊發揮了極大的威力,戴朝棄、史儒當場身亡,其余兵將更是死傷慘重。祖承訓一天之內退到大定江,然后撤回國內。平壤攻防戰使本來對明朝尚有一定戒心的秀吉再無提防之意,立即派島津義弘增兵朝鮮,企圖從陸地支援小西、加藤、黑田部。

            出乎秀吉意料,因為以加藤清正為首的日軍在朝鮮燒殺擄掠,無惡不作,使得朝鮮人恨極日軍,各地義軍蜂擁而起,甚至連和尚都組成僧兵(不是日本那種職業僧兵)來抵抗日軍,逐漸代替官兵形成抗日的主力。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使日軍陸地的補給線也不穩定,而且還要分掉不少兵力來鎮壓騷亂,于是秀吉不得不打消了立刻進軍義州的計劃。日軍小行西長為麻痹明軍,佯裝和談,狂妄地提出以大同江為界,將平壤以西歸還朝鮮,意欲吞并平壤以南的大片領土。這種損害朝鮮人民利益的和議,遭到明朝的拒絕。

            萬歷二十年十二月,明朝政府以宋應昌為經略、李如松為東征都督,增派4萬兵力渡過鴨綠江,大舉援助朝鮮。1593年1月3日明軍進駐肅川,會合朝鮮士兵,開始了第二次平壤攻防戰。

            經過周密部署,萬歷二十一年(1593年)1月7日明軍進軍平壤,與日軍的精銳部隊3萬人遭遇。李如松豎起一面大白旗,上書“自投旗下者免死”。次日總攻開始,李如松親率敢死隊沖鋒陷陣,同時以火攻對抗。小西行長則占有地利,退縮在練光亭的土窟中用火槍不斷射擊,戰斗非常激烈,勁弩齊發,火焰蔽空,中朝將士奮勇當先。神機營參將駱尚志冒險登城,腹部被滾石打傷,仍然屹立不動。60多歲的游擊將領吳惟忠,胸部中彈洞穿,猶奮呼督戰不已。李如柏的頭盔中彈,李如松的坐騎被炮擊斃,都置之不顧,愈戰愈勇。激戰到近中午,日軍紛紛逃竄,中朝軍隊凱旋入城。此戰共消滅敵人1萬余人,俘虜無數,逃散日軍不及總數的十分之一,從根本上扭轉了朝鮮的戰局。朝鮮史書稱:“正月初八日壬戍進攻平壤,不崇朝而城破,除焚溺斬殺之外,余賊喪魄,逃遁。其軍威之盛,戰勝之速,委前史所未有。”二月,朝鮮軍民也在幸州守城戰中擊退日軍,取得輝煌勝利。朝鮮愛國官兵在明軍的協同支援下,一舉收復西京、開城、漢城,日軍退據釜山,朝鮮國土幾乎全部光復。

          2月19日,明軍進駐開城。加藤清正此時已經將其屠掠一空,焚城南逃。2月27日,李如松領兩千人在漢城附近的碧蹄館同日軍發生遭遇戰,幸虧大將楊元趕來救援,才退回開城。當時京城日軍有4萬多人,是日軍的精銳部隊,絕對數就比朝中聯軍要多。李如松決定先確保開城一線,一邊等國內新增援兵,一邊整頓朝中聯軍。

            豐臣秀吉得知己軍受挫,糧餉不足,疾病流行,便假意與中國議和,以誘使明朝撤兵,雖然朝鮮國王極力要求復仇,但明朝內部以兵部尚書石星為首的主和派占了上風,遂與日本和談罷兵。和談從萬歷二十一年三月起,拖延了近四年。3月22日,明使沈唯敬前往龍山同宇喜多秀家談判,議定日軍4月19日退出京城,明軍隨即進駐。5月2日,侵朝的日軍大部分退到了釜山一帶。秀吉不甘心就此失敗,遂一方面在慶尚、全羅道修了18座城堡,一方面運用外交手腕,派小西如安前往北京遞交日本的和談條件。鑒于日軍可能不會再有大的軍事活動,明軍大半在1593年八月回到國內,只留下一萬人駐守朝鮮。李舜臣被朝廷任命為三道水軍節度使,掌管了朝鮮全部水軍,整飭軍隊,建造戰船。而秀吉也不斷地利用談判時間補充兵力,運送武器給養,以備再戰。

          談判一直持續到了1596年9月,日本提出的無理要求,被朝鮮和中國方面拒絕,和議最后破裂。秀吉認為日軍已經有能力再戰了,但首先他要設法除掉李舜臣。1597年1月,小西行長用秀吉的計策,利用朝鮮的黨派之爭,派人在漢城散布謠言,陷害李舜臣,結果李舜臣被捕入獄,被押送到京城。得知反間計成功后,秀吉立刻于2月21日再度調動14萬陸軍和數萬水軍侵朝。從動員到集結就緒共花費5個月時間,在7月準備完畢。

            萬歷二十五年(1597年)夏,豐臣秀吉又派軍從水陸兩路進犯,7月7日,九鬼嘉隆要一雪前恥,一舉重創元均為首的朝鮮水軍,又配合陸軍水陸夾擊漆川島的朝鮮水軍,朝軍幾乎全軍覆沒,日軍控制了制海權。8月1日,1萬4千日軍三路進攻全羅道,正好趕上明軍進駐全羅、忠清。大將楊元率3000人守衛南原,但寡不敵眾,兩千七百余人戰死,楊元負傷。

          8月19日,明軍除守衛稷山外全線退至漢城,日軍占領了全羅道全部地區。李舜臣重新被任命為三道水軍節度使,但此時他手中只有12艘船和120名士兵而已。于是李舜臣整頓了殘余部隊,在碧波亭水域悄悄準備恢復實力。9月7日黑田長政10,000人分攻稷城和舒川,被明將解生打敗。這時明將邢玠和麻貴統兵四萬和朝鮮權粟元帥會師,組成中朝聯軍,大舉南進。秀吉情知不妙,加上李舜臣又在鳴梁海峽以少勝多,大敗日水軍,所以日軍連忙后撤,令加藤清正守蔚山、小西行長守順天、島津義弘守泅川,形成沿海要點的守備態勢。自此,李舜臣保住了全羅、忠靖兩道,爭得時間重整水軍。

            這時,明朝因日本毀約大為震怒,也認識到日本的危險性,調動了川、陜、浙、薊、遼的陸軍和福建、吳凇的水軍共14萬,再度增援朝鮮。聯軍經過偵察,決定先進攻只有兩萬人的蔚山。12月23日午夜,明軍三路直搗蔚山,李如松交戰后佯退,會同友軍消滅了五百余日軍。正在監督西生浦的加藤清正連忙返回蔚山,親自守城。明軍連續四天猛烈強攻,仍舊沒有攻下城池,期間加藤清正也難以支撐,就送信給明軍乞求講和,被拒絕。雙方僵持之時,西生浦1萬3千多日軍趕來增援。1598年2月9日,明軍屢攻不下,被迫撤退。

          蔚山戰役后,雙方都調整了戰略。秀吉眼見反攻無望,只得繼續確保防線,在朝鮮南部站穩之后再蠶食朝鮮。而明軍雖經蔚山慘敗,但主力未損,而且國內又派陳遴和鄧子龍的水軍前來助陣。朝鮮水軍也得到了加強(已有5000余人)。統帥邢玠當機立斷,逮捕內奸沈惟敬,大會諸將,分兵三路,同時進攻三座要塞:蔚山、泅川、粟林。而明水軍和李舜臣的聯合艦隊合力應戰,控制了南朝鮮海的控制權,切斷了日軍的退路。迫使日軍退守朝鮮半島的南端島山。

            這時日軍盤踞朝鮮半島已有7年之久,在沿海分布三處,戰線長達千余里,士兵疲于奔命,供應不足,屢敗厭戰,士氣低落。日軍與明軍交戰往往“舉陣驚駭奔散”,投降者愈來愈眾。是時,日本國內普遍怨恨豐臣秀吉,8月18日,征戰一生的豐臣秀吉因為朝鮮戰爭的失利,羞憤積郁,終于在伏見城死去。臨死前遺命退兵。這對朝鮮的日軍無疑是雪上加霜。小西行長進退不能,再次提出和談,并再度遭拒,只能堅守城堡,等待援軍。

           到了十一月,日軍的承受能力已經達到極限,小西行長再次準備厚禮送至李舜臣營中,希望和談,還是遭到拒絕。絕望的小西行長向島津義弘求救,島津于是集結近5百艘船,企圖沖破聯軍防線,打通回國的通路。此時,加藤清正率軍先逃,日軍紛紛撤退。中、朝軍隊英勇追擊,斷其歸路。在東南海岸露梁海戰中,李舜臣統率的水軍在露梁津灣截住了五百多艘企圖從朝鮮運走殘余部隊的日本軍艦,朝中水軍與侵略者展開激戰,擊沉日艦450艘,殲滅日軍1萬多人,日軍徹底戰敗。在這次戰斗中,李舜臣親自駕船擂鼓,率龜船沖入敵陣,被日軍包圍。明將陳璘舍身救援,年高70的明朝老將鄧子龍,率領壯士200人,躍上朝鮮戰船奮戰,所駕戰船不幸起火,壯烈犧牲。李舜臣、陳璘殺出重圍,趕來救援,李舜臣不幸身中流彈,傷重垂危,他叮囑不許聲張,把軍旗交部下代為發號施令,繼續戰斗,直到勝利。此次海戰,中朝軍隊大獲全勝,擊沉敵艦數百艘,全殲日本水軍。日本陸軍完全孤立,倉皇逃竄,勉強地撤回了日本。援朝抗日戰爭取得了徹底勝利。

            戰斗一結束,陳璘急忙在陣前尋找李舜臣以共慶勝利,突然聽說李已經中彈犧牲,悲痛至極,昏倒在船上。李、鄧兩位名將都在這次海戰中犧牲,為中朝人民的戰斗友誼譜寫了光輝的篇章。朝鮮在漢城建了“大報壇”以感謝明朝相救。之后明軍回國,朝鮮對明的感激之情甚至持續到了清初。而明神宗大獎三軍,《明史》稱此為“東洋之捷,萬世大功”。

            壬辰戰爭持續了7年之久,最后終以中朝兩國的勝利,日本的失敗而告結束。這次戰爭是朝中人民軍并肩戰斗共同奪取勝利的一役,體現了中朝人民休戚與共、唇齒相依的密切關系。通過這次衛國戰爭,朝鮮人民維護了國家的獨立,民族的尊嚴,粉碎了日本侵略者侵吞朝鮮,染指中國的侵略企圖。但這場戰爭也反映了明軍的腐敗,不過更反映了一個事實:統一日本的主力日軍也不能打敗腐敗的明軍。 
        返回上一頁  
        2006/10/7


        快三单双大小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