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4qk0"><option id="94qk0"></option></thead>
         
        通行證: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3448
         
        四次中日戰爭
        ----損失之巨,慘勝日本    
        四回 民國抗日戰爭

            甲午戰爭并不是中日之間的首次戰爭。唐高宗年間,第一次中日戰爭爆發,結果是“仁軌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戰捷,焚其舟四百艘,煙焰漲天,海水皆赤,賊眾大潰”。到了明朝,侵入中國沿海倭寇被逐,侵朝日寇全軍覆滅,豐臣秀吉一病而亡。但兩次慘敗并沒有動搖日本的狼子野心,一八九四年,日本終于等到了機會,再次以傾國之力發動了第三次沖擊。甲午戰爭的結果,日本經過上千年的前仆后繼,第一次實現了吞并朝鮮的戰略部署,在亞洲大陸上取得了夢寐以求的立足點;同時割占臺灣,對中國形成海上包圍;勒索二億兩白銀,取得巨大經濟收益和軍費補充。日本隨即開始執行蓄謀已久的侵占中國東北的計劃。

            早在一七九八年,本多利明就在《經世秘策》一書中提出日本應首先占領中國東北和北方的庫頁島,在此二地根基打牢之后,再進軍中國和美洲大陸。一八○一年,他又在《貿易論》一書中提出“發動戰爭謀取國家利益乃為君之道的秘密”。一八二三年,佐藤信淵首次明確提出了滅亡中國的具體戰略部署。在《宇內混同秘策》中,佐藤宣稱日本的目標是使“全世界悉為皇國之郡縣,萬國君主皆為臣仆”,并明確指出,“當今于世界萬國之中最易為皇國攻取之地莫如中國之滿州”,“皇國欲開拓他國,必先以吞并中國開始”。

            但是到了二十世紀初,世界的局勢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大國已經開始具備進行全球干預的能力。有的時候,這對日本有利,比如當時的英日同盟就幫了日本的大忙。可是有的時候,這對日本就不利。一九○○年八國聯軍侵華之后,沙俄屯兵東北,并在旅順建立了海軍基地。如果讓俄國人在東北站穩腳跟,那么日本侵占中國東北并以此為基地從北向南進攻的計劃也就胎死腹中。日本決不能允許已經苦心經營了幾百年的“大陸政策”就此完結,但是擺在面前的形勢是要侵占東北必須先過俄國這道關。一九○四年,日本偷襲旅順港,挑起了日俄戰爭。日本朝俄國開戰,歸根結底是因為俄國擋了日本的路,成了日本“大陸政策”的絆腳石。由此足可看出日本滅亡中國的決心之大,簡直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就是為此和世界強國開戰也在所不惜。用武士道精神武裝起來的日軍以死傷十幾萬人的代價打敗了俄國。為了把一門大炮拉上陣地轟擊俄國司令部就死傷了幾個團的兵力,旅順前線日軍司令官的兒子乃木希典因為攻不下俄軍陣地而被父親一刀劈死。日本的勝利用尸山血海換來了在東北駐扎“關東軍”的特權,埋下了九一八事變的引子;并且還得到了一半庫頁島,初步完成了本多利明的部署。對馬大海戰中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東鄉平八郎在旗艦上升起的“皇國興廢在此一戰,全體將士奮勇殺敵”的戰旗更成為日本武士的座右銘。

            歐洲列強在一次大戰中元氣大傷,再也管不了東亞的事情。特別是俄國一面要防備德國,一面又因為俄共上臺而和西方對立。不復顧忌外來干預的日本在鞏固了對朝鮮的統治之后便開始向東北伸手。一九三○年中原內戰爆發,張學良率三十萬東北軍入關“勤王”,后防空虛。一直窺測機會的日本關東軍先斬后奏,發動九一八事變,終于實現了一百零八年前就由佐藤信淵制訂的計劃。侵占朝鮮和東北的近四十年當中,日本堅決、果斷、兇恨、殘忍的執行了“大陸政策”的既定方針,不僅對于中國人如此,對于不積極侵略中國的日本人同樣如此。不肯承認偽“滿洲國”的日本首相犬養毅在“天誅國賊”的吶喊聲中被擊斃;侵華不力的岡田內閣多名要員被機槍打得渾身是洞。在“皇軍武運”的強烈刺激之下,此時的日本已經狂妄到了極點,以至于發出了“三個月滅亡中國”的叫囂。

            然而日本的侵略之所以連連得手,一個重要原因是日本蓄謀已久,而中國卻渾然不覺,絲毫沒有大禍臨頭的意識。日本的步步進逼終于開始把中國人從昏睡中驚醒過來。一九三七年,日本悍然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中華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關鍵時刻,中國政府毅然傾全國之力,向上海日軍發起進攻。驕橫的日本改變了原定從華北南下的作戰計劃,把主力部隊三十萬大軍投入淞滬會戰,結果鑄成大錯。對于這一步,就連日軍也不得不承認“中國的戰略家在日本之上”。

            淞滬之戰雖然以上海淪陷而告終,卻把日軍由北向南的攻擊路線改成了由東往西。佐藤信淵在他的規劃中一再強調要按照元軍滅宋的路線,由北向南,先取華中要地,再以海陸夾攻致東南中國軍民于無可依靠之境地。日本違反這一部署的結果是給了中國一年的時間,把原來集中在東部的人力物力撤退到西南。西南那地方,用曹操的話是“南鄭之地,真為天獄;中斜谷道為五百里石穴,非用武之地”。中國依靠西南天險,以四川為戰略縱深持久抗戰的局面就此形成;再加上毛澤東推行的人民戰爭,使日本完全陷入戰爭泥潭而不能自拔。為了供應前線,日本國內的工廠不得不削減37%的燃料消耗,輪船削減15%,汽車削減65%!巨大的戰費開支和物資消耗以及中國通過西南戰略公路得到的國際支持迫使日本向東南亞伸手,以獲取石油等物資供應并企圖切斷中國的外援。然而,日本的所作所為已經使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感到了不安。一九三八年六月,美國政府下令禁止向日本出口航空材料;一九三九年美國單方面廢除了美日貿易協定;一九四一年七月,美國更聯合英國荷蘭對日本實行石油和鐵礦禁運,繼而凍結了日本在美國的資金。這明白是用經濟制裁掐日本的脖子。進,攻不下四川;退,擺脫不了美國的經濟威脅。此時庫存燃油只夠六個月的日本已陷入進退無路的絕境。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本以魚死網破式的拼命三郎姿態偷襲珍珠港,挑起了自殺性的太平洋戰爭。這串連鎖反應把日本的“大陸政策”推上了自我毀滅的道路。一九四五年八月,隨著蘑菇云在廣島和長崎升起,日本謀求霸業的第三次沖擊以一敗涂地而告終。

            中國雖然贏得了第四次抗日戰爭的勝利,但也付出了極其慘烈的代價。

        返回上一頁  
        2006/10/7


        快三单双大小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