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4qk0"><option id="94qk0"></option></thead>
         
        通行證: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3669
         
         歡迎你的到來

        中國歷史事件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觀看人數:34 次

        進入春秋以來,楚國也像東周其他諸侯國一樣,出現了不少次內亂: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楚武王為登上國君之位,就發起內亂,殺死兄長蚡冒之子而自立。楚文王死后,楚國內部兩大政治勢力分別擁立文王之子堵敖和楚成王,展開了一場內斗;最終楚成王獲勝,登上了楚國國君之位。楚成王當上國君之后,又因年齡太小,叔叔子元把持國政而趁機作亂,想強行霸占嫂子息媯,最終被若敖氏族人所殺。楚成王末年,兒子商臣(楚穆王)為奪取君位,也發起內亂,強逼父親楚成王自縊而死。楚穆王死后,楚國太師與太傅又劫持了楚莊王,試圖作亂,最后被楚國大臣所平定……。

        從楚武王到楚莊王,幾乎每任楚王任內,楚國都會發生一兩次血腥的權力斗爭。比起東周一般諸侯國,楚國內部權力斗爭顯得尤為頻繁。

        然而,楚國雖然權力斗爭頻繁,卻很少出現其他諸侯國所常見的、內部強大公族所發起的氏族斗爭。在楚國,因個人野心勃勃而掀起的權力斗爭頻繁,可楚國氏族鮮少參與其中。氏族鮮少參與楚國內亂,這說明春秋早期楚國氏族力量不夠強大,因而國君行政很少遭到氏族力量的掣肘。這是從楚武王到楚莊王期間,楚國能保持高速發展的重要原因。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然而,雖然在楚武王時期楚國就推行了縣尹制,是最早對分封制作出變革的諸侯國,但是楚國對于西周所遺留下來的另一項制度——宗法制——卻并沒能作出徹底變革。所以,“親親尚恩”思想在楚國仍然大行其道。“親親尚恩”思想盛行的結果,就是楚國政壇要職經常被“屈氏”、“斗氏”、“成氏”、“蒍氏”等等公族占據。

        楚國公族勢力越來越強大,公族與公室之間早晚會產生利益沖突,雙方遲早會誕生一場大決戰。


        然而,楚國公室與公族之間這場大內斗,來得比想象中晚得多。

        春秋早期,有一支公族勢力便在楚國政壇占據了主導地位,這便是若敖氏。

        若敖,即熊儀,是楚國在西周與東周過渡時期的國君。若敖氏即熊儀后裔,是以他謚號作為族號。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熊儀生前娶了隕國女子為妻,生下了兒子斗伯比。熊儀去世后,斗伯比跟隨母親回到了隕國。斗伯比在隕國的生活,有些放蕩不羈。趁長輩們不注意,斗伯比居然與隕國國君女兒私通,還生下了一個兒子。隕國夫人得知后,覺得女兒私通生子太丟人,便派人將這個嬰兒扔在云夢澤中。

        奇跡就發生在這位剛出生的嬰兒身上:被扔到野外之后,嬰兒不但未死,反倒是有只母老虎前來喂養他!

        這時,隕國國君前往云夢澤打獵,恰好看到了此幕:老虎喂養人類嬰兒,這不是妖就是怪!膽小怕事的隕國國君,就被嚇回了家。回到家后,他又與夫人談起此事。夫人大感奇怪,便告訴他這是女兒私生子。

        得知此嬰兒竟然是外孫,隕國國君頓時覺得這嬰兒不同尋常,馬上命人將他帶了回來。楚國人稱老虎為“於菟(音烏圖)”,稱乳為“谷”,所以這位私生子的名字就叫做“斗谷於菟”。他,就是楚國著名賢相令尹子文。

        子文的父親斗伯比,在楚武王時期就成為楚國大夫。楚武王執政時,斗伯比勸說楚武王先征服隨國,再向南陽盆地之外擴張,得到了楚武王采納。最終,在楚武王末年,楚國成功讓隨國臣服于楚。楚文王繼位后數年內,楚國就輕松地踏出了南陽盆地,斗伯比之功可不小。

        楚文王死后,其弟子元扶持楚文王幼子,戰勝了扶持堵敖的楚國勢力,得以獨掌楚國大權。但后來子元作亂,被若敖氏攻殺,斗谷於菟被楚人推舉為令尹。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此后,楚國令尹一職,就幾乎被若敖氏所壟斷:子文之后,其弟成得臣繼任;成得臣城濮大敗后自殺,族人斗勃繼任;斗勃被楚成王殺死后,成得臣之子成大心繼任;成大心死后,其弟成嘉繼任;成嘉死后,子文之子斗班繼任;斗班被蒍賈陷害致死,子文侄兒斗椒繼任……。

        在長達六十年的時間內,楚國軍政大權都被若敖氏牢牢掌控,可見若敖氏在楚國勢力之龐大!


        然而,若敖氏雖然強大,作為家族之長的子文卻時時居安思危。

        早在公元前637年,他就積極在家族內部培養接班人,試圖能讓若敖氏長期繁榮。在那時,他所看重的接班人是弟弟成得臣。可惜,雖然子文為弟弟創造了多次機會,奈何成得臣自己卻不爭氣。城濮之戰敗后,剛愎自用的成得臣只得自殺以謝罪。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子文薦人的失誤,讓若敖氏的風頭在楚國暗淡了不少。

        成得臣死后,子文對于家族未來的前途,就更加憂心忡忡。

        子文另一弟弟子良生了個兒子,名叫斗椒。從小看著斗椒長大的子文,卻整天為他膽戰心驚,一度建議弟弟將他殺死:“一定要殺了斗椒!這個人,長得像熊虎、聲音卻如豺狼。不殺的話,必將令若敖氏滅族!俗話說:‘狼子野心。’他就是一頭狼,怎么能養?”

        子文看錯了成得臣,已經讓他的聲望大跌;如今因為侄兒聲形外貌就判定他是“狼子野心”,就更讓人難以信服。

        斗勃當年,也曾說楚穆王是“蜂目而豺聲”,結果楚穆王弒父繼位后,卻是位頗有作為的國君。就連子文自己,當初都是吃虎乳長大,憑什么到別人身上就成了“狼子野心”了呢?

        鑒于以上種種,子良便對兄長這番話大不以為然——虎毒尚不食子,就因為兒子長相不好而殺了他,豈不太殘忍了?

        見子良不肯殺斗椒,子文為此郁郁寡歡。臨終前,他把若敖氏族人聚集在一起,告誡道:“斗椒一旦執政,一定要趕快離開楚國,不要受他連累!”看到眾人無動于衷,又流著淚感嘆道:“鬼還知道求食,若敖氏的鬼恐怕就要挨餓了!”

        斗椒的人品,其實不僅是子文一人說他有問題。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公元前618年,楚穆王派斗椒前往魯國訪問,手執禮物卻態度傲慢。以楚國如今在江湖上的地位,來到已被邊緣化數十年的魯國訪問,斗椒作為楚國使者,是有資格傲慢一些的。

        然而,斗椒此舉卻引起魯國叔仲惠伯的反感,罵他道:“這人必會滅若敖氏宗族,對他先君傲慢無禮,神不會保佑他的。”古時大夫出使他國,都要告先祖之廟而后行。因此,斗椒如此傲慢無禮,魯國人認為他就是對先祖不敬。對先祖都不敬,祖先又怎會保佑他?

        叔仲惠伯之語,不過是被斗椒羞辱之后的一時氣憤,當時楚國人并不當回事。


        楚莊王繼位后,子文之子斗班當上了楚國令尹,斗椒作了楚國司馬,年少成名的蒍賈則坐上了楚國工正之位。為了爭權奪利,蒍賈與斗椒聯手,誣陷并殺死了斗班。此后,斗椒當上了楚國令尹,蒍賈則升為楚國司馬。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大權在手之后不久,斗椒就原形畢露了。因為深感蒍賈對自己執政構成威脅,便率領若敖氏族人,將他囚禁在轑(音老)陽(或在湖北江陵),不久后就將他給殺了!

        蒍賈可是楚國司馬,又是著名的楚國賢相孫叔敖之父,在楚國頗有聲望。不經君命,殺死楚國司馬,斗椒自知犯了大罪,索性就率領若敖氏族人駐扎在烝野(或在湖北江陵)造反,準備進攻楚莊王。

        見斗椒將若敖氏族人都煽動起來,楚莊王不想楚國政壇發生大動亂,便派楚文王、楚成王、楚穆王三王之子去做人質,向斗椒提出議和。但是,狂妄自大的斗椒卻斷然拒絕了。見和平解決內亂無望,楚莊王不得不動用武力平叛,率軍駐扎在漳水邊,與若敖氏族人對峙。

        公元前605年7月,楚莊王與若敖氏之族在皋滸(或在湖北枝江)正式開戰。

        開戰后不久,斗椒就用箭直射楚莊王,箭頭居然穿透車轅,刺穿戰鼓鼓架,射在了戰車銅鉦之上!楚莊王性命差點就不保!眾人還來不及害怕,斗椒的第二箭又已射來,同樣穿透車轅,射穿了車蓋!

        若敖氏長期霸占楚國軍政大權,在各類資源使用上都能占盡先機:各種精良武器,若敖氏家族之人自然擁有優先使用權。所以,斗椒的弓箭力道才會這么強悍,驚嚇了一眾楚軍士卒。

        眼見軍隊士氣大受打擊,楚莊王不敢再戰,只得下令退軍了。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只用兩箭,斗椒就挫敗了楚王之師,足見若敖氏實力之強!

        為了鼓舞士氣,楚莊王急忙派人巡視軍營,宣稱:“當年文王滅息國時,繳獲了三支利箭,斗椒偷了其中兩支,現在已經用完了!”楚莊王這招,明顯是在欺騙無知的普通士卒;可不管是什么招術,在危急時刻能穩定軍心的招術就是好招術。

        等軍心穩定下來后,楚莊王再次進軍,終于一舉而殲滅了若敖氏!


        子文臨終前的預言,終于得到了證實。曾經在楚國政壇呼風喚雨的若敖氏,一戰而被滅族,可謂是慘烈之極。

        然而,還有一位漏網之魚。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子文之孫箴尹(楚國諫官之稱)克黃,因為出使齊國,恰好避開了這場禍事。當他返回經過宋國時,就已經聽說堂叔斗椒在率領族人造反。克黃手下人擔心地勸他:“不能再回楚國了。”克黃卻堅持要趕回楚國:“棄國君之命,誰還能庇護?國君就是天,天怎么能逃?”于是,他毅然回到了楚國。在回復完君命后,就主動跑到楚國司敗(即他國之司寇)那里去自首。

        念及子文對楚國的功勞,楚莊王將克黃改名為“生”,并將他無罪釋放,官復原職。若敖氏后裔,總算是留下了一根獨苗。這場內亂過后,若敖氏的地位在楚國大大降低,再也無法恢復往日的榮光。

        若敖氏之亂,只持續了一兩個月,對楚國國力的影響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但是,若敖氏內亂卻暴露出楚國一長期隱憂:受“親親尚恩”的宗法制影響至深的楚國,軍政大權往往為公族長期霸占,造成公族勢力越來越強大,以至達到能與公室分庭抗禮的地步。斗椒煽動若敖氏內亂,就是楚國公族與公室矛盾激化的典型表現。出現這樣的內亂,證明楚國公族已成長為一股獨立于公室之外的勢力,足以左右楚國政局。

        春秋之前,楚國局限于漢水之東的狹小區域,楚國發展緩慢,公族勢力也無從擴張。但進入春秋后,楚國迅猛發展壯大,國內公族勢力也快速成長。到楚莊王時期,公族勢力發展到一個臨界點,終于突然爆發,而引發了若敖氏之亂。若敖氏之亂,意味著自楚武王以來,楚國第一次遭遇到了發展上的瓶頸。而這一瓶頸,成了楚國再也難以擺脫的桎梏,甚至連后世吳起變法都無法挽回——這種結局,該怪罪哪位楚王呢?

        若敖氏之亂:兩箭逼退楚莊王不足憂,未來近四百年受其害才是隱憂

        因此,雖然若敖氏極其強大,斗椒甚至只用兩箭就能逼退楚莊王之師,這都不足為慮;但若敖氏內亂所反映的公族勢力日漸強盛趨勢,才是楚國未來近四百年的致命隱憂。

        站長發布  2019/12/14 13:25:12
        上一篇:帶領契丹建國,遼太祖耶律阿保機的崛起之路      下一篇:戰爭史上的奇跡——金滅遼之戰,2萬金人大破70萬遼軍
        返回歷史事件欄目頁 返回頂部


        快三单双大小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