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4qk0"><option id="94qk0"></option></thead>
         
        通行證: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1389
         
        唐朝與四方諸國的各種關系
        點擊:62 次

        唐朝與四方諸國的各種關系 自秦、漢時起,中國基本上是統一富強的大國。境外鄰國特別是北方的行國(游牧人的國家稱行國),即使強盛一時也都遠遠不是中國的敵手。在割據分裂時期,如果割據國內部統一,象三國時魏國那樣,對境外強敵依然還是有足夠的抵抗力。原因很明顯,中國的經濟和文化,比四鄰任何國家都高得多,并且漢族已經形成了龐大的民族,只要統治集團不是極端腐朽,不是朋黨互斗,就能憑借民眾的力量,防御外國的侵入。行國各方面都落后,但有一個有利的條件,那就是遷徙無常,伺機攻掠,在軍事上常處于主動的地位,遇到中國統治集團腐朽和分裂,便乘虛深入,甚至占領土地,建立國家。按照“野蠻的征服者總是被他們征服了的民族底較高的文明所征服”的規律,經歷一定的時間,征服者往往全部或局部與漢族融合成一體。在融合過程中,由于各族統治階級的暴虐,又必然發生不同形式的斗爭(包括戰爭),各族民眾因而都遭受到苦難。整個封建時代的中國歷史,中國與境外諸國主要是北方行國的關系,大體上就是這樣反復地表現著。歸根說來,國與國間斗爭的勝敗,取決于下列三種情形。(一)政治上中國統一,外國也統一,一般是中外相持,小有勝敗。(二)中國統一,外國分裂,一般是中國戰勝外國。(三)中國分裂(國土分裂和統治階級內部分裂)或農民起義還沒有形成新的統一,外國統一,一般是外國戰勝中國。自然,造成勝敗的局面,還有許多原因,諸如國勢有盛衰,政治有明暗,兵力有強弱,謀略有成敗,這些都足以影響中外勢力的消長,但政治上統一,卻是取勝的根本因素。

          唐前期,政治上是統一的,對外關系的空前發展,根源就在這里。唐太宗采用魏征“中國既安,四夷自服”的建議,致力于內政的改善,當時黃河流域人口稀少,國力遠不及隋朝,可是,長江流域的財賦,有力地支援了黃河流域,使得黃河流域能夠調動一部分人力,來保衛邊境的安全。唐太宗對外取得大勝利,唐玄宗時,對外關系發展到了頂點。自安、史作亂,中國內部分裂,唐前期取得的勝利,基本上消失了。

          中國最強大的敵國,一向是北方邊境上的行國。這些行國,總是征服西域諸國,阻塞中國與西方交通的道路。行國以游牧擄掠為業,中國富饒,是擄掠的最好對象。因此,行國疆域盡管擴大到遙遠的西方,它的最高統治者(單于、可汗),一定要統率本部主力軍居住在中國的北境外,借以滿足擄掠財物以至侵入中國的愿望,不遭受嚴重打擊,決不肯西遷。行國包圍中國的北方和西北方,既威脅著中國的安全,又斷絕中國與西方諸國經濟、文化在陸路上的交流,這對中國和西方諸國都是有害的。中國擊敗北方行國,援助西方諸國脫離行國的統治,這樣的戰爭,對中國和西方諸國都是有益的。

          唐前期的對外關系,比兩漢有更大的發展。唐取得巨大成就,首先由于戰勝強大的突厥國,從而中西交通暢達無阻,中國和四鄰諸國都得到益處。唐前期與四鄰諸國大抵有四種關系,一是反對侵略,例如滅突厥國;二是進行侵略,例如攻高麗國;三是保護弱國,例如在西域等地設都護府;四是單純的經濟、文化交流,例如對天竺、日本、大食等國。不論屬于那一種關系的諸國,都有或多或少的人流入中國,從事各種職業,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宗教等方面,有很多的活動。

           一北方 東突厥——隋文帝封突厥突利可汗為啟民可汗。啟民統率東突厥部眾,為隋守衛北方邊境。六○九年,啟民死,子始畢可汗立。這時候,隋煬帝正在掀起大亂,割據勢力紛紛出現,農民起義還沒有形成統一全國的力量,中國陷于分裂狀態。始畢利用這個形勢,招收大量中國的避難人,征服契丹、室韋、吐谷渾、高昌作屬地,擁有近百萬的部眾。割據者如薛舉、劉武周、梁師都、王世充之流,都向始畢稱臣獻媚,請求援助,始畢給他們一些支持,助長割據勢力。隋煬帝曾企圖用小計謀分裂突厥,結果都被始畢識破,歸于失敗。隋文帝時,中國因統一而強,突厥因分裂而弱,現在恰恰倒過來,突厥成為操縱諸割據者,制造戰亂的強敵。

          唐高祖起兵太原,準備進取關中,先向始畢稱臣,借以防止劉武周引突厥兵襲擊太原。六一九年,始畢死,弟處羅可汗、頡利可汗相繼為主。頡利立始畢子什缽苾(音剝必b#bì)為突利可汗,使統率東面諸屬部。頡利勾結諸割據者,連年入寇,深入唐國境,攻破城邑,擄掠人口和財物,甚至長安也受到嚴重的威脅。六二二年,頡利引騎兵數十萬人分路入侵,一路到晉州(山西臨汾縣),一路破大震關(在甘肅隴西縣),唐全力抵御,又遣使者鄭元■(音孰shú)去求和。鄭元■對頡利說,唐與突厥,風俗不同,突厥即使奪得唐地,也不能永久占領。被擄掠的中國人,都歸擄掠者私有(充當奴隸),你有什么好處。你不如收兵回去,唐每年送給大量財物,全入你的庫藏,這才是你的好處。頡利為唐兵所阻,聽了很滿意,退歸塞外。鄭元■這些話,說明唐朝有責任消滅這個侵略國,因為無論入侵或謀和,都是中國的大害。頡利講和后,依然連年入侵。六二四年,有人建議說,突厥所以經常侵掠關中,目的在奪取長安積聚的財富,如果焚毀長安,突厥也就不來了。這是多么怯懦荒謬的見解,唐高祖居然聽從這個建議,派人到樊(樊城,在湖北襄陽縣北)鄧(河南鄧縣)一帶尋求可建都的地方。太子李建成等贊成遷都,唐太宗勸阻,說,給我幾年的期限,一定捕獲頡利,聽朝廷發落。遷都算是停止了。當年,頡利、突利二可汗率全國兵力深入到豳州(陜西邠縣),唐太宗率兵抵御,雙方兵力,多寡懸殊,唐將士驚懼,不敢接戰。唐太宗親率一百騎出陣,在陣上離間頡利、突利二人,使自相疑忌。頡利要戰,突利不從。頡利使突利到唐營講和,突利與唐太宗私結為兄弟,突厥開始趨于分裂。
        上一篇:北朝的經濟      下一篇:唐朝與四方諸國的各種關系(2) 2019/12/13 13:28:57

        秦朝
        東周
        西周
        商朝
        夏朝
        遠古
        東晉
        西晉
        三國
        東漢
        新朝
        西漢
        北宋
        遼國
        五代十國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清朝
        明朝
        元朝
        南宋
        金國
        西夏


        快三单双大小计划网